【以史说廉】两袖清风心安宁 留得廉洁身后名

时间:2021-01-28 10:49    来源:心中有界——界首市纪检监察网   作者:界纪宣  
     打印

李联四(1931.6~2015.6)系界首市芦村镇人,生前曾任安徽省阜阳行署专员。他1931年6月出生于芦村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在颠沛流离、放牧帮工之际勤奋求学。1946年,仅15岁的他就入伍参加八路军,1950年光荣入党,1956年被民选为安徽省蒙城县副县长。1976年开始先后主政安徽省郎溪县、太和县,每到一地都能拨乱反正,发展经济,成为省、地先进,其以身作则、清正务实的工作作风,受到干部和群众的好评。

1956年,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后,李联四被民选为副县长,到蒙城县任职。上任不久,其父到蒙城县去探望他。因为当时社会不太安定,李联四到各处调研时,经常有两个保卫人员带着手枪跟着保护他的安全。其父亲看到这种情形后,当场告诫他这样做与国民党没有什么区别,要立即改正,并要他记住两句古语:一句是“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”,第二句是 “骡子、马大了值钱,人大了可不值钱”。他的父亲虽然是一位老农民,没有多少文化,但用心良苦,想通过这两句浅显易懂的古语,提醒他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要留下好名声,不能妄自尊大、像国民党那样走到群众的对立面。

这两句古语也是李联四父亲的两句家训,让李联四印象深刻,受益匪浅。李联四后来在回忆中讲到,这两句简单而朴素的家训成为其日后为官、为人、做事中的座右铭,使其受益终生,并成为其行为准则,始终提醒自己不仅要做到“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”,还要放下架子和老百姓平起平坐,时刻警惕做到请客不到,送礼不要,奉承不听,私事不徇,做到防微杜渐,两袖清风,心安理得。

李联四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始终做到以“忠信廉洁”为立身之本,在1958年浮夸成风的年代,他关心民生坚守实事求是的底线,在粮食产量和征购粮问题上不说假话,毫不退让,襟怀坦荡,仗义执言,即便遭受错误批判残酷打击也不改初衷。他不光身正垂范,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也严格要求,他经常引用“库官日盗一钱,终为巨贪”和“厨师餐盗一肉,始贻恶习”的典故,来警戒大家勿忘“蝼蚁之穴,可溃千里之堤;一趾之疾,可丧全身之躯”的道理。

“吴国库官贪钱,厨师偷肉”的典故讲的是古时吴国库官都带有红缨帽,帽顶上都有很多小绳子,有个库管每天下班回家,都在红缨帽顶上带一个小皮钱回来,结果造成“一日一钱,千日一千,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。”年长日久,积少成多,最终成为一个大贪污犯。另有一个厨师,别人家逢有喜事,都请他去做菜,但每次都要偷着带一块最好的肉回家,渐成习惯。有一次遇到自己家请客,做完以后也选择一块最好的肉装在自己兜里,他妻子发现后笑说,“这是咱自己请客,你还往哪拿?”这真是贪习成自然,贻笑大方。他常用这个典故和身边人共勉,提醒身边工作人员牢记“蝼蚁之穴可溃千里之堤,一趾之疾可丧全身之躯”的惨痛教训,时刻防微杜渐,什么坏事都不能成为习惯,一旦成为习惯一发不可收拾。

李联四1956年到蒙城县当副县长,一直干到1983年。尽管在一个岗位上默默奉献了二十八年的时间,但他从来就没有怨言,他曾在《2009年4月清明节思念》一诗中回顾自己的一生:“埋头苦干为人民,鞠躬尽瘁孺子牛。两袖清风心安宁,留得廉洁身后名。”这正是对他一生清廉,默默奉献,革命信念重如山,人民利益高于天的具体体现和真实写照。



图为原阜阳行署副专员魏建功为李联四题词

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